简阳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鹤舞月明 第四六 四章 张明峰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2:19 编辑:笔名

鹤舞月明 第四六 四章 张明峰

更新时间:2o13-o4-o5

第四六*四章张明峰

“老钱,再见了!”

“噗!”

张明峰左手轻轻一合,一枚小小的玉牌出一声轻微的破裂声,化作细碎的粉末,张明峰伸开手掌,张嘴一吹,白色的粉末纷纷扬扬,慢慢的在他眼前飘散,静静的凋落在阴山灰扑扑的地面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的心情很不好,一如阴山灰蒙蒙的天空。

他炼气期曾经被一家小宗门收为外门弟子,因为资质算不上出色,得不到足够的重视,看不到任何前途的他愤而独自在外闯荡,凭着过人的坚韧和几分运气,最后才结丹成功。

和一般的散修一样,他的身家算不上丰厚,飞行飞剑那种传説中的奢侈品,他从来没有想过,但没有飞行飞剑,飞行,也从来没有对他造成什么真正的困惑。

不过,阴山的特殊环境,让金丹真人持续飞行的能力大大降低,第一次,他因为自己的身家而感到悲哀,不仅仅是为了跟不上莫名其妙的西门千,而是因为钱余恨给他的一颗丹药。

“嘿嘿,想不到上百年的交情,竟然抵不过一柄飞行飞剑。飞行飞剑!”

张明峰自嘲的一笑,看了看手中淡红色的沸血丹,屈指一弹。

“咻!”

蛋黄般大小的沸血丹出一声尖锐的破空声,转眼间飞到数十丈高的空中。

“噗!”

去势渐衰的沸血丹骤然炸开,化作一蓬粉红色的烟雾,微风吹过,粉红色的烟雾散开,拉扯出一缕飘渺的红色飘带,飘带渐长渐淡,终至再不可见。

“老钱,沸血丹,我自己有!”

张明峰微微叹息一声,收敛心神,左手一挥,“嗤嗤”声不绝于耳,9面小旗没入地下,九股淡淡的白烟升起,渐渐的将张明峰笼罩其间,不多时,白烟散去,张明峰所在之地,已是空无一物。

……

“老张!”

正全飞行的钱余恨只觉心头一震,一拍储物袋,掌心多了一块几乎一模一样的玉牌,只是原本晶莹圆润的玉牌,遍布密密麻麻的裂痕。

“啪!”

玉牌片片碎开,变成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玉屑。

“我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钱余恨心中,莫名冒出一丝怅然。

“值得!我也要拥有上品的飞行飞剑!

看了看青云剑上意态悠闲的雷懿凡,钱余恨暗暗一咬牙,眼中精光一闪,心中的怅然不翼而飞。

“一颗沸血丹而已,张明峰你至于这么小气吗?我能加入飞灵派,可不是仅仅靠运气!”

钱余恨狠狠的摇摇头,像是要甩掉那块破碎的玉牌,甩掉张明峰的音容笑貌,甩掉落日城的阳光和风沙,甩掉师傅白菁慈爱的目光,甩掉心底最深处一个头扎马尾辫的倩影。

张明峰是他落日城兄弟盟中,为数不多的结丹成功的老兄弟,刚刚破碎的的玉牌,还是他们筑基期时彼此交换神识留下的,玉牌突然碎开,当然不是张明峰出了意外,为了什么,钱余恨也清清楚楚。

绕是钱余恨平素自诩心坚似铁,张明峰的决绝,也让他有了一丝动摇。

前面的西门千丝毫不见慢下来的样子,等他们的距离慢慢的拉到18o里,张明峰看雷懿凡仍是不紧不慢的和自己并驾齐驱,根本没有一个人利用青云剑的度跟上去的意思,无奈之中,只好咬牙吞下了一颗沸血丹。

沸血丹能小幅激人的潜力,短时间内提高法力运转的度,法力运转快了,飞行的度自然也会提高。

和所有类似的丹药一样,沸血丹也不是毫无代价的,代价也和类似的丹药差不多,事后有几天的虚弱期。

沸血丹增幅一般,不会带来永久的后遗症,而且有相应的秘法延缓后遗症的作时间,张明峰认为,服用沸血丹,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就顺手送给身后的张明峰一颗。

张明峰的飞剑是下品法宝,比长河落日还不如。

钱余恨想不到,张明峰会直接捏碎了神识玉牌。

钱余恨忘了,沸血丹并非多么罕见的丹药,张明峰虽然没有飞行飞剑,沸血丹,张明峰自己也有。

也许钱余恨不是忘了,他只是不愿意想起,或者顾不上想起。

……

“凤如山,怎么办?”

感受着前面不远处若有若无的阵法波动,林飞凤轻轻的问道。

“师姐,你有几分把握?”

凤如山略微有diǎn犹豫。

“一个简单的九曲阵法,阵法波动还如此明显,此人布阵手法一般,阵旗的品质也一般,肯定是购买的大路货,自己没有任何改动,我看阵法水平也就比你,哦,和朱师弟差不多,比莺莺强diǎn,八、九分吧!”

林飞凤微微一笑,漂亮的双眼中,有一种叫做自信的光芒在泛动。

“嘿嘿,师姐,老朱和莺莺的阵法水平有差别吗,我觉得都一样。6分就够了,师姐,老办法,你小心diǎn!”

朱玉北的阵法水平并不怎么样,垃圾的很,但总比凤如山强diǎn,眼前之人只是和朱玉北一个级别

,凤如山顿时放下心来。

“凤如山,此人和我们素不相识,我无所谓的。你想好了,你不怕惊动钱余恨?”

林飞凤口中不停,双手法诀变换,对着凤如山指指diǎndiǎn,凤如山手脚肩头,不时闪出道道白光。

“师姐,春梦不晓还是第一次真正对敌,总要挑个保险diǎn的,钱余恨未必能知道,就算他觉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先除掉他一个帮手,总不亏,免得到时候他在我们后面偷偷摸摸的捣鬼。”

击杀张明峰,自然可能惊动钱余恨,从而暴露两人的行迹,但好处也是不言而喻的,凤如山稍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对张明峰动手。

“你还怕别人在你后面偷偷摸摸的捣鬼?凤如山,你对春梦不晓如此不放心,回去慕容知道,少不了找你的麻烦。”

林飞凤嘴角一翘,漂亮的眼睛眨了两眨,竟然有一丝调皮之意。

“只要春梦不晓真的管用,师叔高兴还来不及,才不会管这么多,其实春梦不晓大部分是师姐的功劳,哦,这个,师姐等下小心diǎn,老朱不在,这个,那个,……。”

凤如山猛然反应过来,他对春梦不晓表示怀疑,眼前的师姐也有足够的理由找自己的麻烦,而且不用等“回去”,一时之间,心中忽生大恐惧,哪里找得到合适的借口。

“哼!算你聪明。”

林飞凤心中暗哼一声,脸上却是笑靥如花。

原来令狐侠的春梦了无痕在几次行动中大展神威,令朱玉北深感羡慕,可惜春梦了无痕是落阳剑的神通,连令狐侠自己都不甚了了,别人想学也学不了。楚冰儿对此,嘴上不説,心中免不了很是得意。这让慕容雪菲很不服气,不过再不服气,她也没办法。但慕容雪菲一个人没办法,加上林飞凤,情形就不同了。

落阳剑再神奇,也是一件法宝,慕容雪菲现在想自己炼制一柄落阳剑出来,自然是痴心妄想,但对落阳剑大致的味道,也能琢磨个七七八八。而隐匿阵法,可以説是最基础的阵法之一,每个修士行走江湖,无论品质如何,一套隐匿阵法,可以説是必备之物,林飞凤对隐匿阵法,当然是下过一番苦工的。

慕容雪菲和林飞凤的关系,亲密是谈不上的,但不知何故,两人却莫名其妙的合伙研究起了狼尾鞭。狼尾鞭的进展如何,凤如山不知道,但两人偶尔联手的游戏之作春梦不晓,也就是简化版的春梦了无痕,却让令狐侠也不得不大呼看不懂,朱玉北更是乐开了花。

慕容雪菲炼制了十几件乱七八糟的小东西,扔在凤如山的身上,再由林飞凤施法,短时间内,可以模拟春梦了无痕,试验的结果很令人满意,饮水思源,这套阵法,名字就叫春梦不晓,至于这么垃圾的名字是谁的创意,凤如山没敢问,两位当事者也没説。

可惜,据林飞凤言道,春梦不晓的法诀还很不成熟,她亲自施法倒还罢了,换成其他人,成功率太低。而据慕容雪菲的经验,春梦不晓造价太高,她也就是争口气玩玩而已,目前尚不具备大规模推广的价值。

至于两人所言的真假,凤如山也懒得计较,他想计较也没这个水平。

凤如山近身偷袭的手段甚多,此次出门,春梦不晓,自然是不能不带的,这是春梦不晓第一次正式亮相,实战效果如何,凤如山也有几分忐忑。不过张明峰孤身一人,而且情况糟糕,正是练手的最好对象,即使偷袭不成,也料无大碍。

至于因对春梦不晓信心不足而被人回去找“麻烦”,凤如山也顾不得考虑那么多了。

……

“嗯?有人!此人是谁,好高明的隐匿阵法!不知是敌是友?想干什么?”

正打坐恢复法力的张明峰忽然感到东南方向一道神识扫过,在自己身上微微一顿,不由心中一凛,急忙放开神识,向着东南方向细细搜索,一连搜索了三遍,才在不到三里处的一块巨石之旁探查到了细微的阵法波动,张明峰当下不敢大意,一边加快炼化药力,一边集中全部精神,注意着阵法周围的一切风吹草动。

非常之时,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四川看牛皮癣哪家专科医院
黑龙江怎么治疗阴道炎的方法
昆明轻度宫颈炎病医院
上饶早泄的治疗医院
河南那个医院能治牛皮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