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今天你被潜规则了吗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0:39:28 编辑:笔名

儿子每天放学回家吃完饭,第一件事儿就是老老实实地坐下来做作业,我一般只是坐在旁边看书,喝茶。  儿子被困在了题山题海里,我无所事事便写写文字什么的。有些事你不服气不行,自从儿子上了那个数学补习班后,不会做的题越来越少了。月底抽考,成绩向上飞奔了一截。难怪有人感叹,中国的教育,是富人的教育,有钱人的孩子似乎永远走到了前沿。  儿子做完作业,也爱和我说说话,与学习无关的事情,我大多也没怎么在意,只当耳边风一带而过了。或只叫他安心做作业……  “我们老师过两个月过生日。”儿子突然说。  “多少岁生日?”我问。  “好像是三十六岁吧!”  比我还小,我没有说话。人家三十多岁,好歹是一个人民教师,从事着崇尚的职业。而我,终日混混沌沌的,不知为何而为?  忽然记起读初中那会儿,老师也过生日。同学们兴致勃勃地动手制作生日卡片,折千纸鹤。然后把老师推上讲台,逼着老师唱一曲流行歌曲。  不知现在儿子的老师是怎样过生日了,我没有经历过,自是无从知晓。  妻子的单位准备换领导,今晚出去和同事们唱歌去了。亦不知是欢送旧领导的离去,还是迎接新领导的上任。总共才十几人的单位,居然还去钱柜开了个PAYTY.  曲终人散,却是凌晨时分了。  妻子回来后,仍是双面绯红,一身酒气。  “喝不了,不知道少喝点?”我埋怨着给妻子倒了一杯热水。  “憋屈……”妻子嘀咕着。  “怎么憋屈了?”  “估计这次做店长的事情又要泡汤了。”妻子边说边打着酒嗝。  “为什么?”我急忙问。  “你就别问了,烦着呢。”妻子倒头就睡,连鞋子都没有脱。我心里似翻了五味瓶一样,五味俱全了。  妻子兢兢业业在她们超市工作了七八年,还是一个小小的柜长。眼见她的姐妹们一个个升职,进迁,妻子哪能不急?  前些日子,妻子单位改制,为了妻子更好的前程,我厚着脸皮跟妻子去了她单位领导的家里。  那一条烟和一提酒几乎去了我一个月的工资,眼见妻子的事儿有些眉目了,偏偏新领导提前到任。  老领导临去前倒是给我俩打了一剂强心针。这事儿你们就放心好了,论资历,辈份都是你的了。该来的跑不了,不是你的勉强不得。  老领导的话玄乎,我俩也不敢深问。  哪知今天妻子喝酒回来这么一吵吵,真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一夜无眠,妻子却睡得安稳,鼾声连连。  次日,儿子上学。我和妻子各自上班……  上班途中接了朋友一个电话。  “喂!今天中午有时间吗?”朋友第一句就问。  “什么事儿呢?”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买了一处新房子,正忙着装修呢!”  “恭喜你了!这么大事情也不跟兄弟们支一声,也好去帮帮忙呀!”我客套着,寻思着天上又掉下一个礼儿,想让也躲不及了。  “哪里呀?还没有来得及通知大家,我还是想你帮我参谋参谋。”  “参谋什么?”  “你以前做过装修的活儿,内行。不像我是一个门外汉,这样吧!一会中午你过来坐坐,咱再好好聊聊。”  “……”  “你放心,哥哥不会让你白忙活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说定了啊!中午直接过来……”  中午下班跟妻子打了个电话,便径直去了朋友家。朋友妻子笑脸迎了出来,又是端茶,又是上水。另外硬是塞了两包精装的黄鹤楼香烟于我。  “拿着抽,家里还有。”  “嫂子,你忒客气了,怪不好意思的。”我说道。  “别客套了,还指望出谋划策呢!”  我跟朋友去了他的新居。他的新居坐落二环内,属黄金地段了,是一套复式三居室。宽敞明亮的两个大阳台朝着南面,采光率几乎在百分之九十以上,不失为一处风水宝宅。  地处这样的位置,房屋又是这样的构造,自是不能掉以轻心了。  “你想按怎样的一个标准来装修呢?”我问朋友。  “另外是请装修队还是家装公司?”  “有什么区别吗?”朋友就是一个外行。  “家装公司信誉度高些,价格自是不菲了。装修队稍差,但可以节约很多开销。”  “说了等于没说,这个我知道。”朋友笑了。  “我建议你还是请装修队,建材老板我倒是认识几位。我可以帮你去看看,最起码价格公道,质量也有保障了。”  “那太感谢你了,呵呵!就这样了,哥哥就拜托你了。”  “行,我先回去了,明是周末,我陪你去建材市场转转。”  “别慌着走,先喝酒去,忙活了一中午。”朋友拉着我。  “别了,我下午还得上班,以后机会多着呢!有事跟我打电话。”  匆匆赶回家,妻子居然没有做午饭,泡了一桶方便面在吃,见我进屋,头也不抬。  “你们单位的事儿定了没有?”  “定了。”  “是谁?”我知道妻子肯定是没戏了,不然她也不会泡方便面吃。  “小玉。”妻子答道,一脸的不屑。  “怎么是她?”我一脸愕然。小玉是妻子的同事,没有多大文化,人却生得标志,说话嗲声嗲气,她们同事背地里喊她花瓶。  “她做得了?”  “怎么做不了?新领导才到任几天,就被她做了。”  “领导被她做了,什么意思?”我一头雾水。  “你的脑袋就是不开窍。昨晚酒喝完,众人各自回家,她们根本没有回,直接去宾馆开房去了。”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怕什么?都成公开的秘密了,只是谁做店长无所谓,就怕把超市给折腾垮了,唉!”妻子边吃方便面边叹着气。  “小玉老公知道吗?”我突然问。  “知道能咋地?你不知道,就这么一整,收入不知翻几番了,这年头什么都可以恨,就是不恨人民币。”  “有那么大差距?”  “说你笨,你还真笨。你想想。每进一次货,那供货商要给多少钱的回扣?另外进什么?不进什么,还不是店长说了算。”  “光回扣就不知道有多少?每年逢上什么节气,送礼的人大把的在。”  唉!那次礼算是喂狗了,偏偏这次又调来了一只狼,还是带色的。妻子没好气的话差点没把我逗乐了。  我无语,只有叹气的份了。其实就我想,与其这样做一个店长,还不如现在,名节还是重要一些,  晚上,朋友的电话又火急火燎地催了过来,让我大致算一下需要多少开销?  我赶紧拿出了笔和纸,又是画图,又是列式。详详细细地算了一遍,包括工人的工资在内。  房子是终生的大事,来不得半点差池,更不能草率了事。光瓷砖和木地板我就咨询了好几个建材的老板。  现在实行环保家装,倡导绿色。就是这环保与绿色便不知要多费去好些钱了,朋友当然不懂。看似一块一样的大理石,有人工的,有天然的,还是还有害放射线的,不是内行谁懂。  我打电话跟朋友谈了大致价格,次日一大早就坐车去了朋友家。  喝了一会茶直奔主题,和朋友去了建材大市场。  市场里的建材林林总总,形形色色。优等品,劣质品样样俱全。  我和朋友逛了好几家,都是因为价格太高难以接受而退了出来。便宜的吧!料儿太次,好的吧,价儿高得离谱。  偏偏几个老板认定我是当家做主的人似的。又是递烟,又是上茶,却忽略了真正的老板。还一个劲跟我递眼色,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猫腻了。  生意没有谈成,朋友脸色也挂不住,我随便留了几个建材老板的号码,以便回去再作定夺。  还未及家,几个老板的电话就撵了过来。  无非问我和朋友什么关系,他们可以根据关系来决定回扣的利率。按照行规,提成是材料造价的百分之二十五。  乖乖,随随便便一出手,就是一万多元钱。我听了不禁心惊肉跳起来,是不是太离谱了。  周六,周日,我几乎都在为朋友的事情奔波。我跟建材老板直说,我不要什么回扣,意思即是把那百分之二十五的利率直接在价钱里减了。  老板很是为难,说不可坏了行规。你若不愿挣了这个钱,以后多送些礼都行,千万不要坏了建材市场的行规。这是不成文的潜规则,在这里必须遵守。  建材终于还是没有买成,朋友反而对我不冷不热起来。我以为朋友忙前忙后没有精神,也没有太在意。  一日,终于为朋友找到了不需要回扣的地方,价钱还算公道。我兴冲冲地坐车去了朋友家,还在屋外却听见朋友跟他妻子争吵着什么。  我把耳朵凑到了跟前,便听得一清二楚了。  “你这人吃亏就是太相信人了,你知道吗?你朋友这一手,可以拿多少回扣?”朋友妻子的声音很大,像机关枪一样。  “什么回扣?”  “材料钱呀!”  “钱又不过他的手,他怎么拿?”  “猪脑子,我问你。你朋友谈价钱时有没有和老板眉来眼去,递眼色,打手势什么的?”  “你还不说,还真有,我说呢,怎么那么邪乎?”  “这就是了,知人知面不知心,明天我和你亲自去建材市场。”朋友妻子一套一套的,说得朋友唯唯诺诺。  “那我怎么跟朋友说,他也是一片好心。”  “你就说你弟弟从乡下来了,这事交给你弟弟,你朋友也没得说的。”  “这样好吗?”  “怎么不好?大不了以后请你朋友好好吃一餐就,也算你尽了朋友之宜。别婆婆妈妈的了,赶紧打电话,别他来了话又不好说了。”  我听到这里,就像被人狠狠抽了几耳光一样,逃似的回家,倒头便睡。  朋友的电话接着就跟来了,还在他支支吾吾的时候,我反倒先开了口。  “不好意思!我老家突然有事,得回家一段时间,你家装修的事我可能来不了,要不放段时间?”  “没事,你回去吧!我和嫂子正念叨着你呢。实在没有时间就算了,谢谢你,让你费心了。等乔迁之时再接你喝酒。”  这事就这样搁下了,妻子倒是背地里骂了我几回吃力不讨好的话,我有苦难言,只得狠狠地找文字撒气了。  朋友的新房到底还是装修好了,他妻子数功劳似的在我面前说着话。什么这节约了多少钱,那少花费了多少开支,等等……  我在朋友家转了一圈,总体还可以,只是外行人是绝对难以发现其中的端倪了。  瓷砖用的是那种低级的烤漆砖,也许过不了三五年便会褪色,但在一般人眼里是可以以假乱真的。大理石非天然而是人造,放射元素绝对超标。厕所跟阳台的瓷砖十有八九空鼓,这些朋友妻子再是精明,也万万没有想到了。早知道朋友要的这样一个效果,有四五万元钱就绰绰有余。哪需我当初七八万元钱的预算。  我问朋友花了多少钱。  “不多,我们用了一个吉利的数字,六万八千八百元。”朋友妻子抢着答道。  “哦!还行。”我附和着。  “是吧!轻轻松松节约了一万多元钱,你这哥们就是有点不够意思!”朋友笑着跟我说。  我简直无地自容,自此之后,反而和朋友渐渐地疏远了。  日子还是平平淡淡地过着,不咸不淡,宠辱不惊。  一天儿子回来,竟悄悄地落泪,我忙问为什么?  儿子说老师不喜欢他。  “为什么?”  “都怪你,说什么老师过生日送什么卡片,我送了老师一点儿也不喜欢。”  “今天老师带他们做参加什么活动,偏偏把我们几个没有送礼的同学落下了,听说还要去老师家玩呢!”  “是我不好,我一会跟你吃麦当劳去。”  “才不要,你让我在同学们面前一点面子也没有了。”儿子气呼呼道。  “你们同学都跟老师送了什么?”  “钱啊!最少的也有一百元钱,小兵最神气了,他爸爸给老师送了部手机。”  “小兵爸爸做啥的?”我问。  “他爸爸开了个手机卖场。”  我一听头都大了,幸亏开的手机卖场,要是开什么殡仪店,指不定该送什么了?    儿子才多大年龄,都学会这样了,将来还了得。  现在社会是不是疯了?大到影视明星,小到寻常百姓,处处都似山重水复一般。人们似乎也见怪不怪,潜意识地接受了不争的事实。  唉!今天,你被潜规则了吗? 共 423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如何更好地护理阴茎异常勃起患者
黑龙江专科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最好的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悲燕

下一篇:儿时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