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阳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青帝 第二百五十八章 舆论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7:36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二百五十八章 舆论

在这平景十三年冬月,天之将倾,九州动荡,乱象始生。

各州各郡,每一个昼夜过去,都会新增一户户服素带孝的人家,这是下土世界里战死的人家。

而对应州生活的人来说,陷入一种诡异的平静。

有人能监听到一个个人群、圈子中交流的话,就会发现“叶青”、“封神三国演义”、“下土世界”、“外域世界”……这些词汇正以几何级数在人群中飞快爆炸开来,并越来越频繁联系在一起,吸引了无数圈内圈外人的目光,纷纷投向一个在两年时间内,在应州声名雀起,又在这半年中淡出的人。

所有的损失、怨恨……无不指向那一个人,在茶楼、酒肆、青楼这些公众场所,甚至于关联各家的私议,猜疑声越来越响:“难怪退居地方,不任正职

“好大图谋,叫此贼成功了……”

“朝廷岂会容他,就算天庭……呃,兄台,喝洒,喝酒……”

“听秘闻,这叶青是……邪魔,嘘――莫要大声,莫要……”

“图的什么,在下土世界把我应州精英一打尽?嘶,这等邪魔手段……

“封神三国演义,真有此神奇?”

“外域历史,你懂着……”

班安县?俞县丞府邸

密室里,俞帆大笑,一洗连日沉郁,一份份密递给了寇先生:“多亏先生之谋,叶青今必死矣……”

寇先生当首一份份看过去,带着喜悦,又保留着一丝冷静:“死不死,还在于天庭决定,没有合适的理由,朝廷都不可能明面上抹杀天人,我们世家更只能暗里下手……主公可有得到上面消息。”

“这……”俞帆摇摇头:“当时一举报,祖神就已得不到上面信息,完全变成了一抹黑,不过这是对双方都公平的流程,想必叶青也是一样……”

寇先生听着,点头:“叶家在天庭并无后台,这个凡是郡望都能打听出来

“三百年不到的小家族,祖祖辈辈怕是连仙人都没有见过,自比不得我几百年郡望的积累,就算中遭劫,只要起来,关系人脉就不会全部丢了……”俞帆笑得从容,骨子里透着大世家的信心:“天庭既停了我应州感召,说明下土世界必有大变故,叶家已危在旦夕,我遗憾没有办法当场瞧瞧叶青的脸色,遭猝然之变,还有没有自以为是的傲性……”

寇先生听着,灵光闪过,想起一事:“市井传闻叶青入赘太平……”

“荒唐”俞帆面色一青,这事是他心中隐痛,一想起就觉空落落,丢掉了重要的东西一样:“还传闻龙君以两女嫁之,这是有龙珠的正封双胞姐妹公主,这岂不荒唐?”

“寻常小湖嫁女就罢了,太平湖八百里,龙君沉浮三千载,法力滔天,位居龙族侯位,用得这样自贬身份?”

“这以前,又何曾开过这前例?就算杜姓得一双龙女,都是没有正封,还是用了一辈子的为官贡献偿还投资,这叶青做过什么还报之事?”

“此子是乡下土鳖出身,一辈子改不掉那小家小气,若非邪魔助涨,本来这些都是属于……”

正说到这处,俞帆回过神来,吐一口郁气,闭口不说,举酒杯对寇先生一敬:“刚才失态,先生勿怪。”

“没事,这是人之常情,主公自不会被这点邪祟压过。”寇先生微笑回敬

一饮而尽,气氛融洽,寇先生趁机建议:“现在至少叶青优势被封掉,主公,趁这时联系所有附庸家族,结好盟友,打听郡里哪一家在里面损失惨重,都是对付叶家的好武器……”

“叶家发展很快,这瓜分起来,还是很有些油水……”

“报――”正说着,在外面传出了声音,还送进来一份新文,看样子是一份新出的报纸。

亲信送上来,俞帆接过时还笑:“必是有好消息,说不定就是对这叶青的处置了……”

一众亲信也都笑起来,心情非常轻松愉快,很是期待。

展开报纸,随口念着:“榜眼公新作《下土世界生存守则》……”

顿时众人笑容都是停滞,面面相觑,望向自家主公。

俞帆心里一凉,顾不得别处,急急看着下面正文:“各州事急,吾州因鄙作意外得到一月喘息……”

“胡说八道,明明罪魁祸首,这变成功劳了”俞帆骂一声,继续向下看:“青不才,仅以一点浅见与诸君同享……”

全文都是各种下土世界见闻、经验提炼、推演证明、猜测旁证……

俞帆越往下看,越是心惊,最后一段甚至有:事后仙园偶会,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真仙所称……

“他这是……”

俞帆心中闪过一丝不妙的感觉,赶紧跳到最后,只见作者时间注:蔡平景十三年十二月七日

“这是昨天?”俞帆出离了愤怒,甚至带着一丝恐惧,真仙下降,与之会谈,并且还继续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这就是通过了审查了?

难道他上面有人?

“我没有想到,这报纸可以这样用……这报纸又是叶青的主意,这样一重重布局下来,还真是了得。”

俞帆大怒,转眼却冷静出来,冷冰冰说着:“这真是好文章,你们拿去看看,事情转化成这样,真真不可思议。”

下面人都面如土色,寇先生也不敢触着火头,压着焦急,接了报纸,众人传看这报纸上首版,细细读了,讲的都是下土世界一些观察细节、判断、猜测,读了都觉很有道理。

寇先生一目十行,看到后面注明:作者应州南沧平寿叶青,谨以抛砖引玉

读完,就联想起一些事,顿时脸色大变:“主公,此文一出,传知天下,必引起风潮,不只应州,天下都出了名,不知多少人会幸存下来感激叶青……此前传言算计,恐怕失效大半”

有些还没敢说,就是《封神三国演义》只是损害应州少数英杰,现在一转风潮,利益的就是天下多数英杰,这一得一失之间……

“主公,这样一来,谁也说不出话了……”

舆论风向、各家利益,都会产生变化,很难有几家再坚持和叶家为敌……刚刚初成的全州讨叶联盟,瞬间就雨打风吹

主臣上下相对无言之际,门外亲信再度传声:“报――”

俞帆沉声问着:“什么事”

“主家来信,总督方面有消息了,老大人急召主公回家商量”说着,递上了一张条子,有简单的描述。

俞帆接了此报,沉吟良久,把这条纸给了寇先生,就背着手出来,站在台阶上怔怔看着。

天阴,没有雪,浓重的云团团在天上漂着,俞帆苦笑一下

,转身回去。

寇先生怔怔,就说着:“主公,看这情况,难道这叶青上面有人,要不怎么会演化成这样?”

“或许吧,也许是我们都小瞧了此人,事情演变成这样,对付叶青之事已是破产,父亲召见我是理所当然的事,甚至我都不能再单打独斗,不能继续和家里闹矛盾,必须一致对外才行”俞帆郁郁的吐出一口气,摆了摆手:“回去罢,我们先回去知道内情再说――这天庭是什么意思?”

平寿县?叶府

过了这些时日,祖父和战死士官丧事办完,家中生活又恢复了平静,这或是农业时代的常态节奏了,而龙女住了数日,第六天就告辞回去。

“夫君没有事就好,我和姐姐还是要回水府去。”恨云说着,美眸看着,带着一丝伤感。

“这么急?”

“北地冬日里的水事稀少,轮值不可免,请假是有着限度……”惊雨别过视线,不看叶青的失望,轻声说着:“夫君自己多多保重,审慎而为,凡牵涉天庭,可询问一下我们姐妹,夫君再熟读书藏,对天庭规则还是有些……”

冬日微冷的晨光里,龙女简单交代,一句一句平实,唯雪白的玉颈柔婉低垂,有着少许醉人情怀。

坐骑在院门口不耐刨着土,喷着鼻气催促,男女都浑然不觉。

黯然销魂,唯别而已。

她们已非少女读书时天真,虽存有着对人间生活好奇,喜欢叶青亲手布置梅园,甚至雨天青螺传讯,兴致勃勃参与过福地别庄的设计…归根到底作为龙女,并不准备以人族妾室身份多加体验。

龙族性子可以很宅,却喜好自由,极是看重尊严。

有些极品家伙,当初金阳湖龙孙潦倒到当了乞丐,饭都吃不上几顿,还是一副大牌架子,这不是一般人能办到,但在龙族里是常态。

好吃懒做的龙孙这样,自力更生龙女更不会低人一头,

叶青望着两道白影消失天际,体会到她们无声透露的这个意思。

“……这样也好,自己终不是擅长后宫的男人。”这样就没有了非份念想了,怅然之余,回首喊了周铃。

“公子,还去南廉山么?”周铃自后面赶来,在马上问着。

“恩,去看看。”

一队骑士出庄后,往北奔驰而去……

运城好的癫痫病医院
固原治疗白斑病费用
南京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运城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固原治疗白斑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