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阳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月光傾盡天下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5:33:12 编辑:笔名

  血染江山的画,怎敌你眉间,一点朱砂,覆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题记

  (一)朱砂,花落桃花

  夜幕如画

  有人推门走出

  白衣少年一手提灯,一手抱酒,步履渐行

  穿过竹林,便是遍及广阔的一片竹林,在月色的清辉下,忽明忽暗,分外妖娆

  桃林之中,一小亭坐立其中,亭中一人夜下独酌,容貌在星光之下,闪烁着几分邪魅,身影却显得格外憔悴孤傲

  直至白衣遮掩了他手中的酒盏,饮酒少年方才略微睁开了带有迷离的双眸,将额前的发丝捋至颈后,抬头望向白衣少年少年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模样,容颜秀丽,可是他的眼神却那么的高雅,好似蓝天白云,高山流水

  他轻拍了拍怀里的酒坛,瞧着红衣少年浅浅一笑,眼睑半垂,“我拿了一坛三十年的桃花酿”话毕,入座,将酒搁置在桌上,独自倒满一杯,看着红衣少年,眉间那抹高贵的朱砂,让他的浅笑,都显得清冷如雪

  红衣少年撇了撇薄如桃花的嘴唇,揽过桌上的酒坛,打开坛塞,猛地灌下一大口后,眼神带着一丝复杂,那丝复杂掩盖了他眼眸深处的哀伤:“竹寒,这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

  白衣少年闻言微怔,缓缓起身,负手望向亭外舞落的桃林,宽大的雪白衣袖轻柔地垂着,随着风吹而轻摆,仿若云一般轻缓,他的声音沉静如水,温润中自有一股冰冷孤傲:“ 倾九,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相聚别离,自是人生常态……”

  话未说完,名为狐倾九的少年便愤然忍不住脱口而出:“也是,似你这般清傲无情,早习惯了无友相伴……”话语忽然终止

  江竹寒拧眉转身,眼底寒气凝结,忽而他轻轻地笑了,极浅极轻的笑,连唇角都沾惹上了讥讽之色狐倾九心底却霍然慌乱,疯狂般起身望着他,略微不知所措,一袭红纱随风缭乱纷飞,袖底的五指隐现青筋,相对无话

  他知道,不该在这个时候作出来

  可是压抑不住

  七年之痒,他怎可如此云淡风轻

  “对不起……”

  良久,涩涩的声音打破了沉寂,声音里透着明显的后悔与哀伤

  江竹寒拢了拢衣袖,瞧着倾九那人蓄无害可怜楚楚的眼神,连唇角都还有未来得及擦拭的酒渍,无奈一笑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轻轻叹气“我知你不开心,那我便陪你饮酒如何”沉默半晌,“十年之内,必会相见”

  狐倾九释然一笑,取来酒坛,倚靠着亭柱共同畅饮

  稍微喝得有些多了,竹寒两颊微红,眉间朱砂映出他眼眸下的清澈,似如画中谪仙

  倾九这时候已经醉了,月下他的脸上尽显迷离,江南女子比之都要黯然失色竹寒轻摇额头,将他扶起倾九醉眼熏熏地朝他一笑,搂过他的肩膀,指桃花纷飞的桃林,豪情万丈道:“竹寒,不管将来如何,你都要记住,这天下谁要敢伤你,我便血溅白纱,为你放一场碧血染就的盛世烟花”

  竹寒凝眸:“若天下负了我,又当如何”

  倾九怔住,侧身,对上他那清澈如泉的眼眸,一字一顿道:“那我便血染江山,为你覆了这天下”

  竹寒一笑置之

  一瓣桃花悠然落在竹寒的发上,那一刹那,倾九的心底轻微颤了颤

  桃似血,发如墨,衣如雪

  他伸手,弹去他发上的桃花

  他凝视他冰冷的瞳眼,温润无话

  倾九轻嗅手中的桃花,唇边的笑宛若天边明月竹寒眼底寒气顿生,轻挥衣袖,一阵袖风震落倾九手里的桃花,“倾九,休要放肆”

  倾九毫不在意,依旧笑着,“可真好闻呢”

  月下,桃花翩飞,两个绝世少年并肩亭下,共看天地浩大美得宛若一幅倾尽天下的水墨画……

  (二)帷纱,九重之下

  明王府盘踞于清凉山,百门千户,极草木之盛

  作为周朝功勋卓著硕果仅存的异姓王,并肩王狐梅苏在庙堂和江湖可谓极尽容华,除了当今皇帝,他是当之无愧的掌握,覆水翻云,反掌之间

  周朝十三年,并肩王之子狐倾九修学归来,举城震动,皇帝下令御 出城五里护卫相迎

  是夜,王府灯火通明,百官庆贺,丝竹袅袅,笙歌不绝,席间小侯爷一袭红袍,潇洒恣意,面若春风,进退有据,众人纷纷称赞公子无双,并肩王捋须笑而不言这场洗尘接风宴席,直至月上中天,三更方散

  这晚小侯爷喝得香醉如泥,睡得很深,很沉

  这晚,倾九做了一个梦

  梦里,竹寒一个人静静地站在一棵桃花树下任由碧红的花瓣落满黑发,一袭白衣安静如子,默然凝视着远方长发未束,撑着一把红色竹伞,不言不语,只那眉宇间,朱砂一点,凄艳胜血,苍凉透骨伞下站着红衣如火的他,浅笑相伴,陪着他看脚底江山容华

  他问:“多年以后,你我却是以这般方式相见,你是否恨我”

  他默然,瞧着眉目如旧的竹寒,心里只有疼,很疼,彻骨他温笑搂过他:“如果这是命运,那我甘之如饴”

  何况,这本是他狐倾九欠他的,不是吗

  夜深,有晚风撩起帘帐,映出他那张妖冶好看的脸,两行咸涩的清泪,从脸颊缓缓滑下

  这一晚,是倾九一生第一次落泪

  深夜

  明月如钩

  无忧院

  房檐楼阙之上

  有公子无双卧檐吹箫箫声欲断欲绝,如泣如诉,时而流静如水,时而暗潮汹涌,带着无人知的落寞与愁伤让人听着,都觉心疼悲伤总有尽时,曲止

  “公子,夜已深,该回房歇息了”一直立于院中守候的老仆人江月轻声说道,眼里透着心疼

  竹寒眉宇轻皱,显得疏离而浅愁,半晌清冽的声音才低低地传出:“江叔,今晚月色不错,我想多看一会儿”

  “公子……”江月欲言又止挣扎了半晌,终究忍不住出口劝道,“公子既然如此在意小侯爷,他亦是无辜之人,不如就此罢手吧,现在收手,一切都还来得及相信夫人九泉之下,亦不愿看到公子因为仇恨而活在痛苦之中”

  “放肆,这种念头我不想第二次听到”江竹寒面容冷肃,眸底一片清冷,沉声道,“我精心谋划等待了八年,绝无收手的可能我要为她,亲自讨回这一切”

  竹寒沉吟半晌,握着竹箫的右手缓缓捋过鬓下一缕长发,瞧着天际的明月,淡淡道:“江叔,你飞鸽传书宫内,告诉那位一切都已安排妥当,届时我亦会出席”

  “是,公子老奴这便去安排”江月了解他公子的心性,既已决定之事,绝无更改可能只是如此聪慧无双,却命运不公,怎不叫人心生疼惜

  晚风猎猎,衣袂飘飞江竹寒五指紧扣,眼睑低敛既然这天下负他,那他便覆了天下,命运有失,那便翻了这命运至于倾九,倾九……

  明月照亮天涯

  他望了一眼天边的明月,良久幽幽叹了口气眉间朱砂映着月色,妖艳而清冷,似青锋划破七尺寒冰般,孤冷

  (三)盛世,繁华如烟

  大周皇帝六十岁寿辰,设宴明月殿王公大臣,贵妃美人,排场自是十分宏大

  帝苑巍峨,神武楼高,亭台楼阁,森严碧垒

  青砖铺路,花石为阶,白玉雕栏,花影婆娑

  几百盏华丽的宫灯点亮朱红馏金的画廊,淡粉薄纱的秀美侍女们步履轻盈地从中前后穿行

  并肩王一行人穿行在宫道上狐倾九穿着一件深红金丝官府,顾盼之间说不出的倨傲与风流术士曾占卦道他一生命犯桃花,风流无瑕他闻听后仅一笑置之,命犯桃花,风流无瑕或许遇上江竹寒,才是他此生都无法逃脱的桃花劫难吧

  蓦然间,长廊折弯处几个人影迎面而来

  “安王来的可真早啊”狐梅苏难得的向着前面那中年男子淡笑,略微拱手一礼这天下间能让并肩王如此相待的,只手可以数过来

  那男子身著华贵精细的丝龙紫袍,白皙明朗的面容上,和善中透露着一股威严他是当今周帝一母同胞的弟弟上官辰,不问朝堂,独善其身,然而两人却相交莫逆

  “哈哈,王爷不也一样”安王敛袖,笑着应道

  狐梅苏侧身,向身后的狐倾九露出身来,佯装怒道:“倾九,还不快过来见过王爷”

  狐倾九嘴角挂着一抹轻笑,神色淡然,上前恭谨道:“狐倾九,见过王爷”眼神里却尽是冷傲如霜,并不见得任何谦逊之色

  安王目含深意、上下打量着红衣的狐倾九,笑着道:“早闻小侯爷俊秀非凡,天下无双,今日一见,果然不负盛名啊”

  “王爷过誉,倾九愧不敢当”狐倾九淡然一笑,不卑不亢

  安王流露出赞赏之意,然后转身道:“可儿,快来拜过并肩王,他可是我大周的国之脊梁啊”

  一个窈窕的女子走上前来,身材高挑,乌发如漆,秀眉端鼻,美目樱唇,朝着并肩王盈盈一拜,“可儿见过狐伯伯”举止言行间端庄合仪,落落大方

  “郡主快快请起,老夫可担不起”并肩王连连拂手,温笑道,“几年不见,不曾想可儿已是成年,知书识礼,有大家闺秀之范,王爷可真是好福气”

  “多谢狐伯伯夸奖”女子回礼一笑,低眉退到安王身后,眼神却偷偷地落在狐倾九的身上

  夜色如漆,那人在灯影摇红处修身而立,红衣如火,身姿飘逸,神色倨傲,连月光似乎都要退让三分狐倾九眸光淡淡流转,便瞥见郡主上官可儿眸子正直直地盯着他,一湘秋波潋滟他轻笑,她却垂首,转瞬红了脸

  “并肩王,本王与可儿先行一步,待会儿宫宴上再叙”安王看了一眼狐倾九,意味深长地向并肩王笑道

  “王爷慢走……”并肩王拢袖,温和的脸上依如三月春风两厢间,官腔十足

  “我儿觉得郡主如何”狐梅苏回头看了一眼身影渐远的上官可儿,侧首向狐倾九问道

  狐倾九瞳孔微缩,旋及眉宇舒曼轻淡,“郡主知书达理,秀丽端庄,还算不错”

  狐梅苏满意地笑了笑,“若是让你俩喜结良缘,如何”

  “爹,你看时辰已不早,我们该走了”狐倾九的心蓦地一紧,立即转移话题,轻笑拍了拍并肩王的肩膀,快步跑开待至背过身来,神色不禁黯然,一声如流云般的叹息,在心底微不可闻

  并肩王捋须哈哈大笑,不可置否

  皎洁的月光之下,七重殿宇森然伫立,黛壁青瓦,雕梁玉栋,蟠龙飞卧那一角勾檐,如画

  明月殿内,丝竹声乐,歌舞翩跹,美酒佳肴,芳香袭人

  众大臣已三五结群、前后交谈议论纷纷而他们所议论的话题,不过是坐于最前面悠然摇扇的一人那人身穿纯白紫蛟朝服,手握一柄折扇,姿态潇洒俊逸,气度华贵当今周朝能够穿此朝服且如此随意的,只有那传闻中皇帝三顾山野求得相助,予以“麒麟之才”之称的“左相”文歆之因他常年闭门不出,除了当时引起轰动之外,众人早已不记得此事了,未曾想,今日却突然现身此处众人目光闪烁,心思各转,一股暗涛渐起

  狐倾九进入宫殿,很快就瞧见了众人议论纷纷的那位,然后他的视线就再也未移开过那人寂寞如常地坐在那儿,安淡如玉,长袍古袖,谈笑风雅狐倾九的心却轻微一震,只因他除了那张俊逸非凡的脸,竟与思之如饴的竹寒有七分相似他似乎也注意到了倾九的目光,不动深色地朝他微笑点了点头

  狐倾九的眼底渐寒,冷淡点头,随即转身向自己的座位走去,神色有些落寞

  那人瞧着狐倾九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嘴角噙着一抹复杂不明的忧伤

  “皇上、皇后娘娘驾到”宦官尖细的声音打断了大殿里所有的嘈杂声

  众人惶恐,俯身着地,“吾等参见皇上皇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卿平身今夜朕设宴庆寿,尔等不必如此拘谨”一个洪亮威严却透着嘶哑的苍老的声音传来

  “谢皇上皇后娘娘”众人齐道,缓缓起身,各自归席

  明月殿的七层白玉红阶之上,锦绣金龙高悬之下,一个五旬年纪的男子傲然绰立,面容善和苍白,两眼炯炯有神,两鬓略见白霜,意态尊贵凌傲,举手投足之间帝王的风范宛若天生

  他便是当今大周朝的皇帝上官天鹰

  丝竹声起,笙箫欲齐,明丽的舞姬玉足纤纤,轻踏百花争艳图的地毯盈盈而来柔软的腰肢,绮艳的纱衣,缠绵悱恻,妖娆魅惑,直让人目晃神摇

  酒过三巡,正是春风得意之时,周帝此时看起容光焕发,很是高兴他举起酒杯,手掌轻按,大殿顿时鸦雀无声威严的目光缓缓扫视群臣,这才笑着缓缓道:“如今我大周在众位爱卿鼎力之下,已是繁华空前,天下安宁,朕心甚慰今值朕大寿之际,诸位且与我共饮一盏,为我大周庆杯饮”

  “祝皇上万岁,大周永昌”众臣一饮而尽

  “皇上英明睿智无双,放眼天下怕是无人能及歆之身为大周左相,却只略尽了绵薄之力,实在惭愧今日愿为君抚曲一首,以贺皇上万寿无疆,贺大周永处盛世”文歆之缓慢上前,躬身行礼,薄唇轻启道

  角落处狐倾九轻啜着小酒,眯眼瞧着那道身影,唇角绽放一抹深深的笑,灼艳若桃夭,隐隐带着讥讽的妖娆这人再风华无双,与竹寒相比,可实在有些不堪,至少,竹寒是绝无可能说出此等献媚之语的

  共 1194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传奇小说,起源于唐朝,其特点为,先用优美的笔触把古今的所见所闻,揉捏成团,再以刻画人物为中心慢慢铺展开,向读者展示生动故事的同时,把当时的社会环境——包括政治背景、饮食文化、语言特点、风土人情,在起伏不定的情节中展示在字里行间如果说,虚构是传奇小说的本质,那么,自现实中捕捉并提炼出来的、人物生活的感觉经验,是这篇小说似乎要挖掘的艺术内容此篇小说的故事来于河图的古风歌曲《倾尽天下》故事随着情节的展开,无论是开端、发展、高潮和结局,无一不体现作者对小说这种文体娴熟的驾驭能力一万多字的小说,开篇布局合理,构思奇特,语言朴素,故事让人的瞳孔不断扩大,情节沸腾着热血,是一篇几近无瑕疵的小说倾情,问候作者【:我吉祥如意】

  2楼文友: 19: 4:11 小说构思奇特,开篇布局合理,语言凝练,故事生动,情节充满着奇幻,人物描写跃然纸上,是一篇值得茶余饭后品读的传奇小说,问候作者七弦

  回复2楼文友: 19:51:48 感谢如意社长百忙中辛苦,遥祝问安

  4楼文友: 19:52: 0 小说文风华美细腻,语句凝练干脆,突然想起了《雪花女神龙》中明日公子眉间的一点朱砂,问好作者 日不惧升落,月应有圆缺

  回复4楼文友: 19:58:55 《倾尽天下》这首歌曲的MV主角便是取自《雪花女神龙》里的明月公子,谢谢文友的来访,遥祝问好

  5楼文友: 20:05: 七弦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非常不错的传奇小说,佩服佩服

  回复5楼文友: 20:57:40 谢谢一米姐的欣赏敬茶,问安

  6楼文友: 18:40:1 非常棒的小说,欣赏学习

  回复6楼文友: 22: 4: 6 谢谢老师的莅临与欣赏,遥祝安好

  7楼文友: 22: 6: 0 用笔典雅别致、拜读学习了 来到江山园地,流连忘返——目不暇给的欣赏和学习思想的交流通过文字载体会更加深入,逐步提高写作水平是我的希望

  回复7楼文友: 18:2 : 4 谢谢文友的莅临与留评,互相学习,一起进步

颈动脉有斑块应该注意什么
脑血栓能吃通心络吗
中药大品种
早搏是心律失常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