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阳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山水你是我的白狐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5:38:17 编辑:笔名

陈瑞一首唯美伤感的《白狐》唱醉了竹儿的心,一曲《白狐》让爱做梦的竹儿听出了一段关于白狐的故事,也许音韵太飘渺,也许曲调太凄美,浅愁又凝眸了。又一次与幻想相伴,是离,是殇?一曲白狐,一段故事。听《白狐》忧伤的曲子,用灵魂支配自己的意念。   一   “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   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灯火阑珊处,可有人看见我跳舞!”   ……   一曲《白狐》声色凄婉,悠悠荡荡的流淌在屋内,雨尘听着听着,慢慢睡去了。   不知从何时起,雨尘把这首《白狐》当成了枕边曲,每晚重复听着,感伤的泪随之飘飞……   今夜的雨尘,又在听这首《白狐》了。   点燃一支烟,烟雾在小屋里氤氳而起。他凝视着从帘曼的罅隙中挤进的光,轻声叹息着,迷朦的泪,不知怎么又浸入了他的眼。   听这支曲,雨尘总是会让自己的思绪不着边际,“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白狐,千年修行,千年孤独……”,听到“白狐”两个字他的心颤了一下。   静静的望向窗外,墨色的天际,无边无际的温漫而来,似是思绪中,又似自语中“情幽幽,前世的我在何处?痴恋白狐,还是本就是那妖娆的白狐?”   轻轻的,《白狐》曲渲染着夜的幽暗,浸泻而出的是淡淡的一帘梦。 情之所致,思之所念,白狐萦绕在他心头。   点燃第二支烟,浓重的烟雾让雨尘更迷茫,“……我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白狐……夜深人静时,可有人听见我在哭……”。   今夜怎会静的出奇,雨尘掀起了窗帘,未开灯的小屋被星的眼爬进来,夜无边的向前延展……迷朦里,好似真的听到抽抽泣泣的哭声……   暗夜凄婉,谁的泪染透了眸?幽幽的声音,在夜里忽远忽近飘过雨尘的窗。   雨尘,静静的将头靠在窗上,似是梦,又似自己的前世,虚幻间,在他眼前浮现……   二   山路有些陡峭崎岖,骄阳似火,一个年轻的书生奔走在山道上,一袭白衫映衬着俊朗的身影,清颜倜傥,眸落忧郁,如火的太阳焦烤着他白色的身形,抹一把汗水,用衣袖扇动着,抿一口竹筒里的水,继续前行,这分明是雨尘,他这是几世前?他却已成了进京赶考的书生……   半山腰,有一老猎人,晃晃悠悠的走来,背在背上的竹篓里,是一只白狐。亮白如雪的毛发在微风的吹拂下,似真似幻,在虚无的飘渺着。蜷缩着身躯,一条腿透着暗红,点点滴滴洒落在书生的眼里。白狐在凝眸看书生的瞬间,有泪光闪动,落红一片,如一刀刺在了书生的心上,那书生的心开始隐隐作痛,似是也流淌着血色点点。   清泪一滴,白狐微眯了一下眼,幽幽的盯着书生,书生的心开始颤抖,用手轻拂白狐的头,指尖碰触到雪亮的毛发,痛瞬间滑过了书生的全身,远处谁在唱“我是一只千年修行的白狐……”   解下祖传玉配,与老猎人换下了白狐,轻轻的捧在手心,拥在怀里,怎就如此暖?白狐的泪滑落两行,渗透在书生心口处,浸透了手心的纹路,从此生了根,发了芽吧!还有几世轮回在等待?书生不知,白狐也不知。   撕下长衫下摆,书生为白狐包好了落红滴滴的一条腿……有那么一滴鲜红的血怎就恰巧落入了书生的掌心,随着血液流淌在全身,书生却不知,这一滴血让他伤痛了几世,与白狐纠缠了几世。   血落掌心,泪浸掌纹,生生世世,雨尘,真的要与白狐轮回生生世世吗?   清晨,书生为白狐采以雨露止渴,饥时,书生为白狐讨来美味。山涧处,书生为白狐洗去暗红,篝火旁,书生手抚白狐吟诵着“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参差荇菜,左右流之……”   这一日,书生将白狐轻轻放在了山涧边,“去吧,去和你的父母姐妹相见吧,它们大概也想你了,可千万记住,不可让猎人再抓到你了。”   十五日的相伴,十五日的相依,白狐泪在流淌,情在蔓延,依恋着淡淡的身影,可白狐只是白狐,书生还是书生……   白狐,清泪两行,嘴里发出“吱吱”声,一步三回头的消失在大山深处,那声音却清婉无比。   三   晨曦,第一缕阳光很暖,雨尘望向窗外的眼透着些许的忧郁。打开半扇窗,一缕风带着羞涩的味道,拂过他的眉心,忧郁的蹙眉轻叹,今日又是旧日的轮回吧!   书房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很普通的女子,只是一头长发很飘渺,安静的为雨尘收拾着书桌。是雨尘的妻子,一个平凡而又平淡的女人,与雨尘平淡的作了夫妻。也许是父母之命,也许是媒妁之言。她从嫁给雨尘那天开始,就看着雨尘那永远蹙起的眉,她却无法为他解开。   她知道他的梦里有一只白狐,“那一定是一个美丽而灵动的女子,一定如白狐般狡黠聪慧,一定能让他展开笑颜。”她常这样想。她又多想成为那只白狐啊!   她为雨尘倒去了书桌上满满一烟灰缸的烟屑。抬眉处,是一个痛惜的眼神。轻轻的一声叹息,似是无奈,在她心头萦绕。   她爱雨尘。   那年的第一眼,她便求家人,把她嫁给雨尘。她不知道为什么,对雨尘,她总有前世相识的感觉,虽然他从没有认真的看过她。虽然,婚后的几年,雨尘几乎不和她同房,甚至后来他睡在书房,但,她还是那么感谢他,感谢他来到自己的生命里。   四   似乎一切都是前世注定,虽然相遇依然在梦里。   雨尘的心头日夜萦绕着一个名字,“雪瑶”。可尘世里谁又是雪瑶?那个让雨尘日夜念在心头的女子,她的前世是白狐吧……   可是谁又知,雨尘是含着“雪瑶”这个名字出生。   从他蹒跚走路,到会说的第一句话都是“雪瑶”。雪瑶会是谁呢?家人不至一次的相互询问,雨尘知吗?他也不知吧。这只是他含在嘴里,印在心头的人儿,是那千年的一滴泪,还是那溶入掌心的一滴血,凝住了他的心色缕缕?是那只白狐挥不去的一步三回首,还是那凄迷的呼喊?   几世痴缠,几世情迷,是真还是幻,雨尘,苦在心头。也曾在暗夜对天痴问,“雪瑶,你如果真的存在于尘世,将会在哪里?我又在何处寻你?这是梦,还是真的有你的存在?”可那无声的黑色,无边的凄寂,还是静的让他将要停止呼吸。   夜又袭来了,漠漠小雨起,雨,又丝丝柔柔的滴落,谁在轻叩窗棂,西窗翦翦风,飘渺似梦来,一滴雨,似是一滴泪,从半开的窗飘进,浅落在雨尘的眉心。   点燃一支烟吧,小屋里《白狐》又轻响起,一缕风从轩窗挤身而进,屋子里怎会有雪瑶的味道?袅袅烟雾指尖绕,雨尘感觉是雪瑶柔柔的眼神缠绕着自己。轻轻的笑了,可还是笑的有些凄迷,柔情的再次呼唤“雪瑶……”望一眼指尖的烟雾,雪瑶的身影开始飘摇,伸出迷茫的手,碰触到空灵的心,“雪瑶,你在何方?”   窗外的雨声凄迷,唏嘘着雨尘的心,望一眼屋内迷朦的暗,轻寒绕起雨尘幽幽的情。风卷帘,雨叩窗,泪飞旋,只为前世的约定,还是今生的痴迷?   远方,幽暗,墨色的夜,无边无际的望不穿,似真的听到窗外有人在幽幽的吟唱,“……离开你时,你正金榜题名洞房花烛,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你看衣袂飘飘……”朦朦絮絮,似响在耳畔,又似远隔他方,忽远忽近,声色凄婉, 听着,听着,两行清泪又一次滑落,雪瑶,是你吗?   叹息声起,雪瑶,又和雨尘纠缠在一起了吗,那只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   五   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红袍加身,顶戴花翎。一个状元郎骑在高头大马上,穿街走巷,行揖做礼。哦,那是雨尘吗?这又是几世?   看,随行身旁的小丫鬟,白衣似雪,眼神狡黠妖娆,双目闪动,顾盼流离,透着聪慧,满脸闪动着笑意。抬首望一眼状元郎,笑里含情,翘翘的嘴角分明注落着几世的爱,浓郁而深重。挥一下衣袖,理一下云鬓,那是万千的柔情蔓延……啊,天哪,这可是那书生放生的白狐,她可是雪瑶?   纤纤笑,柔柔眉,深深情,浓浓爱,就深深,满满的倾满了雨尘的心,凝注了雪瑶的满心满怀。   夜晚的月色好明亮,状元郎西窗凝立,挑灯夜读,朗朗之声暗含笑意“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雪瑶,为状元郎铺纸砚墨。颦婷一笑,笔墨勾画,画纸上雪瑶娇媚之气尽显。   原来,一年前的雪瑶,二八年华的雪瑶,无家可归的雪瑶,在状元郎的屋檐下避雨,恰被状元郎拾得,作了状元郎的随侍丫鬟。   月又泛着清冷的光了,这一夜的状元郎又立西窗。近三更了,却不见雪瑶陪他吟诗作画、吹箫弄笛。平日里,饭后,雪瑶收拾停当总会早早的来陪伴他,可是今夜不见雪瑶的身影。打开雕花窗棂,风有些凄寒,状元郎的心莫名的刺痛了一下,俊朗的身不自觉的发出了一丝颤抖。   房门,悄然打开了,雪瑶飘身而进,眼含泪水,眉凝凄婉,无语,泪早已涌出。深深一揖,“状元郎……”却已凝噎。状元郎在惊愕之间听着雪瑶的话语“状元郎,我本是你千年前放生的白狐,为了报你搭救之恩,我在菩萨面前叩破长头跪拜,不肯离开。菩萨怜我情深意切,许我在莫言山深处的水云洞修炼,不许离开半步,要等我功德圆满才可下山寻你。我在洞内修行千年,可实难忍对你的思念,幻化成人形,下山来找你,如今,菩萨已知我私自下山,发出了警示。状元郎,我不得不离去,这一年的陪伴,为你斟茶倒水,为你砚墨拿纸,为你舞姿翩跹,暗存欢喜,我心足矣。状元郎,但愿菩萨可怜我,让我们再相遇。”话未说完,雪瑶早已泪若梨花絮飞旋,凄不成声哭断肠。   又听雪瑶口中一声声呼唤“状元郎……状元郎……”深深一揖,匍匐于状元郎脚下,“状元郎,如今你已红袍加身,我也该离去了,让我最后为你跳支舞吧。”   白衣翩翩,水袖缭绕,凄容美艳,舞姿飘摇,如梦如幻……小狐雪瑶口中呢语“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我是你千百年前放生的白狐,你看衣袂飘飘,衣袂飘飘,海誓山盟都化做虚无……能不能为你再跳一支舞,只为你临别时的那一次回顾……”雪瑶边唱边舞,边舞边唱,满目泪,洒情怀,一滴,两滴……落入了状元郎的心里,雪瑶的身形却渐唱渐远,慢慢飘出窗外。   一年的耳鬓厮磨,雪瑶浅笑嫣然,娇媚倩影,蹙眉凝目,早已深深嵌在状元郎的心头。那一颦一笑,娇嗔呢语,早已让状元郎眷恋不能自拔,而如今,雪瑶却不见了,雪瑶离开了,等状元郎回过神,那雪瑶早已飘飘然远去了身形。   “雪瑶,雪瑶……”状元郎呼唤着,追出了屋子,雪瑶身影早已消失在无尽的黑夜里。状元郎疯狂的寻找,凄惨的悲呼,终不见了雪瑶的身影,只留下一声声凄厉无比的呼喊,“雪瑶……”如此回旋在夜空,飘出很远,很远……   六   寂寥的岁月,在千回百转里安然静放。风,在吹过无痕的流云里舞动着昨日的轮回。雨尘,念着雪瑶的名字,在寻寻觅觅里走着忧伤怅惘的日月辗转。   雨,来了,走了;雪,飘了,停了;花,开了,谢了;叶,绿了,落了。   一个季节,一份失落,雪瑶很凝重吧?!在雨尘心里。也曾勾画她的笑颜,也曾触摸她的身影,也曾在烟雾里感知她似水柔情,“雪瑶……”也曾在寒夜里苦苦呼喊,可迎接雨尘的是窗外无声的呜咽,是无边的黑寂,是无色的烟尘。   每一季的阳光都散发着一寸静好,雨尘那深埋眉心的忧郁却越来越沉重。雪瑶离去的身影,那凄迷的眼神似是跟随了雨尘几世,每每在梦中,总是凄迷再现。那一声声的“状元郎”那么重,那么重的砸伤了雨尘的心,已随血液流淌,那是几世前,那白狐的血,是溶入了血液中的轮回深情吧!   “笃笃”,一阵轻轻的敲门声把雨尘从梦里拉回,是雨尘的秘书,来请雨尘参加招聘会。雨尘才想起,自己的部门要招一名文员。   来了,去了,都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雨尘,黯然的坐着,挥不去的忧郁里盛满挥不去的身影。   思绪还是那么飘渺,感觉又在梦里轮回了。   念着,想着的雪瑶,又在此刻,安静的来到了雨尘的心里。“雪瑶,你又来我心里了吗?”雨尘的心又飞走了,飘渺的不着边际了吗?   几世的白狐,几世的雪瑶,几世的缠绵着雨尘。   白衣翩跹,长发飘然,一缕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好熟悉的味道,雨尘的思绪瞬间回来了。   四目相对,闪动着的情,悸动着的心,为何如此熟悉,前世我们相识吗?目光,相遇的是熟悉的狡黠,熟悉的秀目流转,还有那透着灵气的顾盼流离,纤纤的莞尔一笑,雨尘心头一震,心跳开始加剧。为何如此熟悉,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吗? 聪慧玲珑的眼睛,眸子闪动着,那是曾经的妖娆,浅笑着,嘴角的那个笑靥。   那是白狐雪瑶,是那舞动着衣裙为雨尘翩翩的雪瑶……几世期盼,相遇,原来那么美。 共 1123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中医解析死精6大症状
昆明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如何做好儿童癫痫的预防

上一篇:你221

下一篇:那场战争还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