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阳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咖啡征稿青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12:48 编辑:笔名

1.  当怡馨落座的时候,羽泉正在有板有眼地《冷酷到底》:    ……  我宁愿只相信一次  也不要日夜都相信  ……  既然已决定离去  为何还留下眼泪  ……    说不清为什么,怡馨是这么喜欢羽泉。很难说是因为羽泉的嗓音,还是因为羽泉所唱的歌。反正就是喜欢。喜欢没理由。喜欢没商量。选择这个“绿萝屋”和他见面,不能说与这个羽泉没关系。其实,怡馨来这儿也不过有限的几次,但是碰巧的是,每次她总能享受到羽泉。怡馨觉得这是一种缘分。怡馨相信缘分。怡馨喜欢缘分这种感觉。怡馨很开心能够放任自己。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怡馨对自己能够很有分寸地把握这一点,很是得意,每当这时候,怡馨就会呶呶嘴,一副顽皮样。  服务生走上前来,彬彬有礼地问道:“请问您来点什么?”  怡馨给她一个优雅的微笑:“谢谢。一杯热牛奶。”    2.  刚刚下了一场雪。这场雪来得未免早了点,而且足够大。那纷纷扬扬的雪花,让怡馨惊喜得又蹦又跳。她觉得像是回到了童话世界里。在这个2002年的冬天,怡馨的思绪一再飘飞到逝去的那些时光。  1997年的那个秋天,16岁的怡馨离开家乡,来到江城武汉,进入湖北美院学习装潢设计。那天,怡馨刚刚报到,忽然听到有人喊:“山西的,山西的有吗?”扭头看时,怡馨发现一个帅气的小伙站在那边张望。怡馨就嘻嘻笑了。小伙子马上问:“美女,你是山西的?”  怡馨点点头。  小伙子于是上前来,帮忙提起行李箱,往宿舍里走。  “你哪里人?”小伙子问。  “忻州。你呢?”怡馨跟上一句。  “我嘛,太原。”  两个人就这样算是认识了。但认识归认识,接下来并没有什么故事。怡馨看到这个小伙子又帮另外几位山西老乡安置行李什么的,从别人嘴里,知道这是一个热心人,并且,大他们一级,名叫林凡,学室内设计的。仅此而已。直到一学期后,放假返乡……    3.  约好的时间早到了,他还没来。不过怡馨没有着急,更没有生气。她有足够好的心情,慢慢享受他到来之前的这段时间。就这样平心静气享受着的同时,怡馨就再次为自己选择了这家“绿萝屋”而得意起来,顽皮的微笑就在她嘴角浮现了。  记得上次来这里,是自己的生日。怡馨没有叫家人,也没有叫朋友。她选择了一个人悄悄地来安享那份恬静。怡馨总能够制造一些与众不同给自己。在这方面,怡馨可说是得天独厚,具有非凡的天赋。  就像这次与他见面,怡馨也是一个人做出决定的。做出决定之前,她没有跟人商量;做出决定之后,她也没有告诉任何人。就像一个准备偷偷捕获树上鸟窝里的小鸟的小孩子一样,怡馨喜欢这种冒险的感觉。而且,怡馨觉得,自己这次不像是在玩。真的,这跟玩没关系。尽管怡馨也多次听姐妹们说网络上的事情不靠谱,弄不好会陷进烂泥塘。可怡馨太想试试了。怡馨压抑不住自己这份跃跃欲试的渴望。  怡馨掏出手机,看看时间:两点十分。  怡馨起身,去了洗手间。    4.  就在1998年春天,要回家过年了。在列车上,怡馨坐下来后,才发现,与自己邻座的,居然就是林凡。火车票是学院统一购买后下发的,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怡馨笑笑,没多说什么。她习惯了顺其自然。  一路上的热闹是不言而喻的。整个车厢全是美院的同学,从一年级到四年级。大家的疯劲儿过去后,便相继沉入到沉沉的梦乡里。  车走在中途,靠着座椅睡眼惺忪中的怡馨听到林凡轻声说:  “你要是睏了,就靠着我的肩膀睡吧。”  怡馨说:“我不睏。”  林凡说:“没关系的。”  怡馨又说:“我真的不睏。”  渐渐的,怡馨不由自主就沉入到睡梦里。到她醒来,发现自己倚在林凡肩头,林凡环绕左臂,轻轻搂着她。她感受到一股年轻男子特有的气息。怡馨心里暖暖的,又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挣脱开来。林凡附在她耳旁说:  “早着呢,还能再睡会儿。”  怡馨觉得耳畔热呼呼的,终究还是坚持坐了起来。  余下的旅途,两人悄声说着话,竟不觉车已到达太原站。  他们下了车。怡馨正跟前来接站的爸爸亲热地说话,林凡跑过来:  “怡馨,留个电话好吗?”  “电话?”  “假期里给你打电话啊。”  怡馨看了看爸爸,把家里的电话告诉了他。    5.  在洗手间,怡馨打量了一眼墙上那面大镜子。镜子里的怡馨清纯可人:白皙的脸庞,翘翘的鼻子,秀气的眼睛,一条麻花辫随着颈项的扭动,轻巧地荡来荡去。一件米黄色棉衣,一条黑色牛仔裤,肩头一只精致时尚的保罗坤包,使得怡馨整个人青春焕发,流光溢彩……怡馨扬起眉毛,冲镜子里的自己嘻嘻一笑。时隔多年,怡馨还能清晰地看到曾经那个女孩子清纯的形象。一旦想起这个形象,她嘴角就会浮上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6.  近半年来,怡馨几乎是疯狂地迷上了网络上的同城对对碰。她频繁地进出于那个圈子。在那里,她结识了不少人。男女老少,各个阶层各种职业五花八门的人。至今她还记得圈子的宣言:快乐就好,以及那份“同一片蓝天下,为什么不能相识?快快行动吧,一起寻求快乐!”的激情。  随着时间的推移,圈子里一个叫“智者的飞翔”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怎么说呢?在怡馨看来,这个“飞翔”十分地富有诗意。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会写诗,还因为他每每说话,都是那么与众不同。他能够把那些很普通的话说得活泼浪漫,极富诗情画意。这让刚刚21岁的怡馨怦然心动。  大约是自小受外公外婆和爸爸妈妈影响的缘故,怡馨对具有文化气质的人天生有种好感。她的教了一辈子书的外婆可以说是她最初的启蒙老师。外婆给她讲民间故事,讲安徒生和格林兄弟的童话,给她唱很美的童谣,都让她心花怒放。她不厌其烦地给小伙伴们讲《拇指姑娘》,讲《白雪公主》,一遍又一遍地学唱童谣《姥姥门前唱大戏》:  拉大锯,扯大锯,  姥姥门前唱大戏。  接闺女,请女婿,  小外孙女也要去。  她长久地回味着那种美好的情感和趣味,有时在睡梦里都会哼哼着童谣,咯咯笑着醒来。  常常,怡馨守在电脑前,把智者的飞翔放在空间里的诗读了又读。她年轻的心在那些文字里,深深沉醉。  这样,一晃几个月就过去了。  前不久,在圈子里聊天时,飞翔说,可不可以见上一面。怡馨答应了。但是她说:见面可以,地点时间我来选。怡馨把地点选在了绿萝屋。时间,则选了周日下午两点整。    7.  从家乡返校后,怡馨和林凡的花边新闻就沸沸扬扬地传开了。同学们一提起他俩的“列车奇遇记”,就掩饰不住地哈哈大笑。更有甚者,比如假小子萧雨寒,竟把这“奇遇记”直截了当地戏称为“386事件”。因为当时他们乘坐的是广州-(武昌)-太原的386次列车。从此,“386事件”就在校园里不胫而走。  在学院后来的日子里,怡馨常常窃喜于这个“事件”。对于情窦初开的怡馨来说,机遇就这样降临了。谁知道呢,这不是老天爷的恩赐。  林凡真的是一个帅小伙。他个子高高的。他的睫毛可长呢,忽闪忽闪的,像梅花鹿的眼睛。这是怡馨真切的感觉。当怡馨一再说他长着一对大花眼,长睫毛,就像小鹿的眼睛时,他搔搔头发,笑笑说:“像小鹿的眼睛?亏你想得出。我的眼睛怎么会像小鹿的眼睛?不过说实在的,我喜欢你的感觉。”他的皮肤也很好,白皙,健康。他打扮得也很精致,自有一种优雅的气质。据他说,衣服都是在真维斯专卖店买的。于是怡馨便也习惯了去真维斯买毛衣什么的。他们一起逛真维斯,一起到肯德基吃汉堡,薯条,冰激凌,喝可乐,一起去吃热干面等各种小吃和名吃,一起到黄鹤楼、武汉长江大桥等处游玩……这样一来,家里寄给两个人的钱根本不够花。可是,快乐是真切的。有快乐,就足够了。怡馨很知足。  “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诗句,是对武汉这座名城的最好注脚。怡馨默念着这些诗句的同时,就忍不住暗暗想,或许,这座名城,真的能够让自己收获什么?      8.  他到了。  两点二十五分。  怡馨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门口向里张望的他。虽然从来没有见过面,连照片也没见过,但怡馨十分相信自己的直觉。  他个头那么小。  他穿着一件皮夹克。  他居然穿着一件黑色的皮夹克。  其实怡馨对皮夹克没有恶意。但是怡馨就是不喜欢皮夹克。一个年轻男人穿一件皮夹克,土,老土。就是老土。  怡馨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惊愕。她听见心里有一个声音很清晰地对自己说:站起来,走开,还来得及。  注视着略有些局促的他朝自己走来,怡馨心里笑了。  她没有走开。    9.  “你是盛开的蔷薇吧?”  “你好,智者的飞翔。”  怡馨友好地接受了他的握手。  怡馨明显地感觉到他伸过手来时候的一丝犹疑。  “不好意思,我临时有点事,来晚了。”他这样说着,脸微微红了。  “没关系。”怡馨有些调皮地盯他一眼,说。  等坐下来之后,怡馨忍不住又轻轻笑起来。  “怎么了?”他狐疑地打量着她。  “没什么。”怡馨回答着,心想:智者的飞翔,真有意思!这么一件沉掂掂的皮夹克穿在身上,他能飞得起来么?  怡馨再次轻轻笑了。  这位智者满脸绯红。怡馨扭头向站在身旁欲言又止的服务生说:  “两杯咖啡。”  说完了又转脸问他:  “哦,对不起,你想喝点什么?”  他的脸再次红了:“啊,什么都可以。”  此时,怡馨听到了张惠妹的歌声:    ……  我可以抱你吗,宝贝  容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  你也不得已  我会笑笑的离去  ……    这首《我可以抱你吗?》,也是怡馨的至爱。    10.  怡馨还记得2001年春日里的一个黄昏,她走进武昌帝国大厦五楼的KTV,自己给自己点歌唱的情形。与往日同学们熙攘而来的情形不同的是,这次只有她一个人。她一遍又一遍唱着《我可以抱你吗?》,泪流满面。    外面下着雨  犹如我心血在滴  爱你那么久  其实算算不容易  ……  我可以抱你吗,爱人  让我在你肩膀哭泣  ……    怡馨唱得情动于中。怡馨哭得泪飞如雨。    11.  智者的飞翔有一副十分沧桑的脸,但是他又那么爱脸红。这一点,让怡馨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不一致的东西,恰恰就统一到一个人身上了。造物主就是这样神奇。  “你是在广告公司吧?”静默了有两分钟,飞翔问道。  “是的。”  “具体做什么?忙吗?”  “平面设计。还可以吧。”  “嗯,有机会欣赏欣赏你的作品。”  “呵呵,谈不上什么作品。对了,你的诗写得挺好的。”怡馨呷着咖啡,说。  “是么?”飞翔注意地问道。  “是真的。”怡馨点点头。  “呵呵,我瞎写的,就是玩呢。”  “读起来挺舒服。”  “这还是我初次听到有人这样评价我的诗呢。”  “是么?”  “是的,第一次。我十分开心你的喜欢和理解。”  “我也谢谢你的诗给我的快乐。”  “能给你快乐,我巴不得呢。”  “刚才我还想呢,不知道……”他欲言又止。  怡馨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他憨憨地一笑:“不知道咱们该不该见面。”  “我觉得吧,无所谓的,咱结识都这么长时间了,见一见挺好的。”  “我是怕见面之后,再也找不到咱们在圈子里的那种感觉了。”  “我想不会的。”  “嗯,想问你一句话——”他说着,流露出一种迟疑。  “你说吧。”  “我是不是你想象中的感觉?”  “差不多吧。”怡馨说着,笑一笑,“老实说,多少有些距离。”  “距离?”  “嗯,坐这儿的你,跟在网上的你,给我的感觉不大一样。”  “哦,怎么个不一样呢?”  “我觉着吧……呵呵,我也说不大明白……反正不一样。对了,你家离这儿远不远?”怡馨换了话题。  “贾村,离城不远。”  “哦。你打车过来的?”  “不是,”他有些难为情,“我是骑自行车来的。”  “哦,刚下过雪,路还滑吧?”  “不怎么滑。今年的雪可真大啊。”  “不瞒你说,我喜欢下雪。”怡馨转脸凝视着窗外,若有所思。  “嘿嘿,我也喜欢。”飞翔说着,呵呵呵笑起来。    12.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三年多的时间没怎么过,就过去了。同学们都说,怡馨和林凡是多么幸福的一对,真是天造地设啊。有不少同学动不动就拿他俩举例:看人家怡馨和林凡,咱要是能找到这样生命中的另一半,该有多好!  其实,日子里有甜蜜,也有苦恼。没有谁能明白,怡馨的愁肠百结。其中的症结在于,毕业以后,林凡想让怡馨回太原,怡馨则希望遵从父母愿望,回到家乡。因为这一点,俩人常常争执,红脸,不欢而散。  事实上,怡馨经常处于困惑中,辗转反侧,夜不能寐。她想,自己所要求的,也不仅仅是不想回到太原那么简单。假期里,她去过一次林凡的家里。那是一个郊区小镇。林凡家有很大很宽敞的房子,可是不知怎么的,怡馨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了。她努力想了想,没想明白。她是跟着外婆长大的。她觉得外婆那个小巧别致的小二楼,很是温暖,很有品位。她就喜欢那样子的房子。她把这个感觉跟林凡说了。林凡就说,没关系,将来咱在市中心就弄一套你说的那样的房子。但是怡馨总觉得那个将来离自己很远。远得遥不可及。再后来,她就一再拿爸妈不同意自己留太原做挡箭牌了。林凡对此很无奈。怡馨就很感慨:男人呵,永远读不懂女人的心。有很多时候,她想,如果林凡再坚持一下,稍稍坚持一下,她也就不再坚持了。可惜,林凡往往是怜惜地看着她,不知所措,惟恐让她作难的样子。   共 748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尿路结石病人忌吃菠菜
黑龙江研究院治男科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上一篇:写人

下一篇:走马看花